霁霖

爬墙使我快乐

[锤基]黑暗天堂(是的这是一把刀)

*接雷神2
*私设:宇宙魔方还在LOKI手上

看了知乎上李白白的一篇文[24小时前,我死了]和打雷姐Dark Paradise的产物。(有借鉴)
主要就是想讲这个世界对基妹还没有那么绝情,可能主要原因还是LOKI本身就很矛盾。因为一直不被大家认可以及THOR和FRIGGA真心的爱让他变成这样吧。
或许死才是他的归宿。
会有属于他的黑暗天堂的。

相信我我是真心爱基妹(ノ)゚Д゚(ヽ) !
我也不想大新年的发刀啊QAQ
但是明天开始就要肝作业了
ヾ(ཀ д ཀ)ノ゙

—————————————————————————————

1

24小时前,我死了。

2

我亲眼看着一把巨刀穿透自己身体,随即感受到一阵阵撕裂的疼,哪怕那只丑陋的怪物消失在虚空之中令自己十分解气,也不能减缓自己痛苦。

我就要死了吗? 原来死亡有这么痛苦。Loki无助的想。

我看着Thor大吼着向我冲来,在自己即将倒地时抱住了自己,可自己却像失聪般听不见Thor的叫喊。

你叫的是Loki吗?我亲爱的哥哥?为什么不再叫我兄弟?

呵,起码在死前的最后一刻能再次被他拥抱啊...像小时候一样,只不过—— 这是最后一次罢了...

胸口的撕裂的痛苦使他无法呼吸,他能感觉到斯瓦特海姆冰冷干燥的空气争先恐后地灌进他的胸腔与肺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却无法再让黑发男人的头脑保持清醒。

“不许死,Loki!”Thor手足无措的将洛基逐渐冰冷的身体拥抱在怀里,眼中的冷漠与陌生终于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你终于肯再次拥抱我了吗,bro?

我想扯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最终呈现出来的只是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罢了。 自己已经连如此简单的表情都做不到了吗?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啊...

“坚持住,Loki,坚持住...”thor紧紧抱住怀中的人。曾经拥有星辰大海的蓝眸里现在充满了慌乱与无助。——洛基的治愈魔法是全阿斯加德最好的——他曾经说过这是为了自己驰骋战场的哥哥...

但现在他的弟弟就这样苍白无力的躺在他的怀里,被疼痛折磨的倒抽凉气。

伟大的雷神——九界之王——此刻痛恨自己的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弟弟受死前最后的折磨。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消逝,魔法正从身体里一点点溜走,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抽空。身体逐渐变得僵硬,即将风化。

我不停地向他道歉,为了曾经犯下的无数过错—— “I'm fool,I'm sorry,I'm sorry……”

你能原谅我吗?哥哥?

为我犯下的错误?

你能为我骄傲吗?母亲?

亦或是,父亲...

“嘘,没事了,没事了……”Thor轻声安慰着,就如年少时的Loki每一次恶作剧被拆穿而受到惩罚时一般,“我会告诉父亲,你所做的一切…他会感谢你,简也是...”

濒死的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上Loki原本就苍白的面颊,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扯出了一抹微笑,呢喃道: “我不是为了他……”

我也不是为了你,Thor。

我是为了我们的母亲

——Firrga

Goodbye my dear bro .

这真的是告别了,哥哥。

希望这个世界上有属于我的黑暗天堂。

再也不用沐浴在你的光芒之下。

原来, 死亡是这种感觉。

3

死亡并非真的落幕。

Loki睁开眼,眼前是一片虚空。

我,明明记得我已经死了。

邪神不顾胸口的剧烈疼痛,径直坐起身子。

一只拥有巨大紫脸的怪物突然凑上前来,近在咫尺,邪神甚至能看到一条条深浅不一的如同沟壑般的条纹在它脸上张牙舞爪的摆弄着——他甚至能感受到怪物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脸上。

它是自己曾经的盟友,宇宙中隐藏的威胁——灭霸——那个恶心的怪物。

Loki内心嘀咕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怪物冷不丁出声,沉重沙哑的声音使Loki怔了怔,无意识地向后退去,却一脚踏空,坠入无尽深渊——

Shit ! ! !

恶作剧之神发誓他再也不想经历自由落体了,哪怕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失重的无力感与四周的一片死寂所带来的恐惧无法避免。

你知道的,人在死亡之际眼前会闪过他这一生的回忆——神也不例外

THOR? THOR——

年幼的黑发男孩在偌大无人的宫殿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原本就没有什么朋友的他连唯一唯一的朋友——他的哥哥THOR此刻也没了踪影。

寂静无声的宫殿里来来回回只有男孩稚嫩的童音在回荡,孤独与无助感终于冲破了他心中的最后一道防御线,男孩的眼眶泛起了熟悉的红,泪水开始在碧眸中打转。

哥哥把我当累赘了吗?

不,不要丢下我!

男孩缩在角落,把头深深埋进了膝盖之间 ,他用手三两下抹掉眼泪,“我才不要,当哥哥的拖油瓶呢...”

我要像哥哥一样勇敢强壮,和他在战场并肩作战。

我才不能连累他。

现在LOKI回忆起这样事不知道是该嘲笑当年抱有可笑幻想的自己还是苦笑。

最终是四处都找不到的LOKI的Frigga找到了他。 “HONEY,你怎么在这?为什么你没有和Thor在一起?”FRIGGA紧紧抱住怀中黑发男孩,轻轻的抚摸着他如同被墨汁浸染的黑发。

“Thor说宫殿里有一个可以实现愿望的屋子,我想找到它,这样我就可以给您一顶世界上最好看帽子,戴在您灿烂的金发上。”男孩揉揉眼中又将溢出的泪水,抬起头如是说道。

“LOKI,不可以撒谎哦...爸爸说你是为了偷偷溜出去玩。”

“不是这样!我说的是真的!” Frigga叹了口气,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爱撒谎的小儿子。

LOKI还看见小时候THOR带着朋友们出去玩,却以LOKI过于瘦弱为由完美的抛弃了这个累赘。

他还看见自己破坏哥哥登基礼,侵略地球,带着被口枷扔进阿斯加德地牢,甚至对着最爱自己的Frigga吼出“你不是我的母亲!”,并间接害死了她...

最后看见了自己巨刀插入自己的身体,在THOR的怀抱中风化死去...

记忆到了这便戛然而止。

他看着自己离自己的初心背道而驰...

变成了一个自己都厌恶的样子。

这辈子活的还真是...不顺人意啊。

但起码自己努力去试图高傲的活着,已经尽力去得到ODIN的认同了,不是吗? 不过是命运之神不愿与我这个恶人站在一边罢了...

我能感受到自己还在无尽坠落,半梦半醒间——

我看见未来的九界之王正和他的中庭在金碧辉煌的宫殿手牵手闲逛。

我看见往常已经陷入沉睡的odin,此刻正对站在高高的王位上对底下仰望着他的士兵们诉说着什么,冰冷的脸庞一反常态地充满喜悦。

我还看见昔日一起出战海姆达尔的伙伴们在鱼龙混杂的酒吧喝的酩酊大醉。 最后又回到了自己松开THOR伸来的永恒之枪,放任自己坠落时的模样。

我看见自己因为没有被odin认可而流露出的绝望,泪水从眼中滚落,伴随着自己在虚空堕落。 与现在如出一辙。

如果,我能死在阿斯加德..

.

如果,我现在还活着,他们还会重新接纳我

吗?Frigga会原谅我吗?众神之父会认同我吗?

你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一切都挽回不了了。

我只是想去推测,如果当时我没有这么做,这个世界会不会变得好一些...

何止是好一些,会好很多,你可是阿斯加德光荣历史上的湮灭不去的污点,如果你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世界少些你捅出的破篓子,多些和平,就会少让你的哥哥操心许多。

......

当邪神已经习惯虚无,在脑海中胡思乱想无聊到快要睡着的时候,一股力量从背后抓住了自己的衣领,巨大的拉扯力差点将他撕成两半—— 他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大布娃娃一样随意的丢弃。

Loki此刻正捂着胸口,躺在冰冷的地上无力的喘息。原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受到了二次创伤,一抹亮丽的鲜红在胸前蔓延开来,活像一朵从荆棘丛中怒放的玫瑰。

“你当真我不知道你可笑的想法吗?阿斯加德的国王?”嘶哑的声音令邪神少见的出了冷汗,嘲弄的眼神注视着他可笑的防备。

我?阿斯加德的国王?

Loki对这称呼嗤之以鼻。

我才不在乎什么狗屁王位,我只是想与他平起平坐。

“你难道以为,如果你死在阿斯加德就属于那里?那里的人民就会接纳你,就会受到他们的爱戴,就会公平的看待你和你的哥哥,未来一统九界的王?”

loki被他直白露骨的话刺痛,他抿嘴握拳不想再与灭霸交流。

“这你就接受不了了?我说的可都是你心中明了的事实。”灭霸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你做出的努力没人看见,你的痛苦没人在乎,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灭霸的语气带有淡淡的好奇。

“我只是想亲眼看着阿斯加德灭亡!” loki对于灭霸的质问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

“呵?是吗?那就把宇宙魔方给我,我让你亲眼看着它毁灭!”

不,我不想再借用你的力量了。

LOKI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平静的回答。

黑发男人的手中迸发出金绿色的光芒,多出一把锋利匕首,并准确无误地插入自己的心脏。

看见对方错愕愤怒的神情,LOKI最后一次露出狡黠的笑容。

阿斯加德是永恒的光,不可以有任何黑暗玷污。

包括你,

也包括我...

4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从四肢消逝,身体最后的一点重量也逐渐消失,甚至自己已经感受不到胸前撕裂的痛苦。 眼前的回忆交织在一起,为自己奏响送别的乐章。

希望在我的黑暗天堂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你。

5(彩蛋?)

月落星沉, 聪明的中庭女人与九界之王在档案馆抵抗倦意翻查LOKI生还的一线生机。

黎明破晓, JANE和THOR终于找到LOKI的最终位置,从阿斯加德的档案馆走出,中庭女人调侃THOR竟然到现在都还没向自己的弟弟流露真意。

东方露白, ODIN许诺如果还能找到LOKI,他会为他骄傲,不是以众神之父的名义,而是以一个父亲。

FIN.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