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霖

爬墙使我快乐

【锤基】我有两个中二弟弟怎么办??在线等,急!

*奥丁森三兄妹的日常
*OOC预警
*有一点点的肉渣
*来自海拉女王的吐槽/轻松欢脱向
由于官方丧心病狂发糖,同人精神失常疯狂发刀,在癫疯状况下写得小甜饼/玻璃渣。
作为九界之王奥丁的长子,啊不长女,我实在是混的不咋地。
在我300岁的时候,就跟着奥丁那老头子在外头打拼赚钱。然后家里就传来个消息,说母后又怀了一个孩子,没错,那个孩子就是索尔。
我一听,想,诶挺好啊,我要有个弟弟了,马上就要当姐姐了!
鬼知道这就是我步入噩梦生活的第一步。
索尔这孩子小时候也挺乖的,从小聪明伶俐,3岁就跟着爸爸习武。
大魔王当时也没多想,就觉得以后能和老弟和老爹一家三口一起出去干架挺拉风的!除了我们,谁家也能这样呢?!

索尔5岁的时候,家里又添了一位新成员――洛基。
当时我们和奥丁跟隔壁冰棍人劳菲干架。那一战我打的还蛮爽的,激烈的我老爹一只眼睛都干没了。
仗打完了吧,奥丁寻思着,哎呀妈呀这一仗打的,有点亏啊,一只眼睛都打没了,那当然要顺点啥玩意儿带回去啊。
想着走着,诶嘿嘿,终于在残缺不全满是大冰棍的宫殿下找到了个蓝魔方还有个哇哇大哭的小蓝娃娃。奥丁一看,啊这娃娃挺俊的,带回去当儿子养着吧,正好和索尔做个伴。(做个侣伴啊!(羁绊:)
奥丁当时眼瞎就只听着那孩子的哭声在哪都没瞅到,要不是我提醒他一声洛基可能差点被他踩死。
当时我要是没提醒他估计以后也不会被我那两个熊弟弟给闪瞎:)

今年索尔8岁了。
这是我噩梦生活开始的一年。
这俩孩子嘴老甜了,一天到晚对着人民姐姐哥哥的叫,时不时就能揣着满口袋糖回来。那些善良纯朴的小金鱼们莫不是把阿斯加德两王子当天使看待。
呵,对着我就露出真面目了。
我在外面打拼容易吗我,多少年才回来一次,少则四五年,多则几十年上百年。天天打这打那的,你当我谁,魂斗罗吗?熬夜做计划备注啥的,黑眼圈子一天比一天深。老爹都看不下去给我买了一大堆
保养品化妆品回来。
我当然高兴啊,高兴了没一会儿,俩熊孩子就来了。
我隔着整个几层楼都能听到索尔在楼下撕心裂肺大叫“我要当女武神,我要当女武神”响彻整个宫殿的声音。还有一旁仆人的嗤笑声。
丢脸都丢到爷爷那了好吗!
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继续化我的妆。然后那俩熊孩子bang的一声就摔进我房间了啊。看着和索尔比较起来的有些瘦小的洛基被索尔扑倒在地上,我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想把他抱起来哄哄。
盯着洛基看了几秒,我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不对啊,我和索尔都是亲生的,为什么他是金发而我和洛基一样是黑发??难道我也是捡来的吗?不可能啊,我和洛基还有老爹爷爷变身后的样子都有角啊,索尔没有,难道他才是捡来的那个吗???这要是让阿斯加德那些爱八卦的人知道了可怎么办啊...
海拉正胡思乱想着,身后洛基传来的大笑声把他拉回现实。
“哥哥你简直太美了!你简直是我遇见过的最漂亮的人哈哈哈”海拉感觉她已经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转过身,桌上的名贵化妆品早就被熊孩子弄得一团糟。名贵的口红由于太大力气的涂抹而划断,被随意地丢在一旁。原本被海拉摆放的井井有条刚刚开封的化妆品已经不堪入目。
桌上仿佛经历了一场战争。
海拉觉得自己眼里可能可以喷出火来,这感觉简直比连续马不停蹄打好几场仗还要糟糕。她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对身前照着镜子不停摆弄的新一届“女武神”拿出200米大砍刀。
身旁手上拿着半截口红的洛基看着红唇齿白的索尔毫不遮掩地大笑。这对他的黑眼圈姐姐简直是火上浇油。
老娘打这么多仗一点工钱都没给,好不容易换来的化妆品难道是你们想碰就碰的吗???你当老娘吃荤的啊!
大魔王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两个熊孩子提起,抱在了两把高脚椅上。
“弟弟们,姐姐给你们化个 公 主 妆 哦”弟弟们看着姐姐完全阴下来的脸,还有以他们的小短腿根本够不着地的高脚椅,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
海拉用幸存的口红粉底液眼线笔给神兄弟真真正正地化了一次妆。然后翻箱倒柜地从衣柜里找出小时候穿的连衣裙给弟弟们穿。再给作死鬼索尔扎一个公主头,给洛基这个小坏蛋用绿丝带在黑色长发上扎一个小蝴蝶结。
哈,完美!
大魔王海拉看着眼前出自自己之手的作品,深深地出了一口恶气。
“走吧甜心们”海拉一手牵一个小王子,啊不小公主,走出房间。向着奥丁的会议室走去,两个王子任由姐姐拉着,也不反抗。
走廊上的侍从看着九界之王的大女儿从远处走来,还牵着两个打扮的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心里仔细一想不对劲啊,奥丁的长女不是骁勇善战的女汉子型的吗,怎么现在还和小姑娘玩起来了?于是都好奇地凑过来看看,结果走近一看,妈耶居然阿斯加德的两位王子!!!
为了不被炒鱿鱼他们尽力憋住即将溢出的笑声。有几个面部扭曲到大魔王都为他们担忧,有几个捂着肚子扶着身边的墙,笑到腰尽力弓下去,头将近要挨到地。使三位至高无上的奥丁森兄妹不要看到自己早已失控的面部表情。
呵,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大魔王邪魅一笑。两位神兄弟疑惑地对视了几秒,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美。
“砰”
大魔王一脚踹开会议室大门,原本早已习以为常的奥丁及其部下们仅仅只是轻轻扫了一眼。
结果就这么一扫就不得了了。一位原本严肃认真的阿斯加德议员一下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紧接着是更多的嗤笑声传来。奥丁一脸大写的复杂望着两个“公主”和披头散发的大儿子,啊不大女儿。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大魔王如实告诉了奥丁一切,讲完后看了眼弟弟们,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奥丁望着三个孩子,绝望地扶额:“仨熊孩子没一个省心的。”
这件事最终以奥丁把两儿子关禁闭和重新给女儿买了更贵的一批化妆品完结。
啊不好像并没有。
过了一会儿,看着神兄弟关禁闭的侍从们传出了一个消息。奥丁的大儿子索尔受伤了。
这俩熊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海拉跑过去一看,哦,神兄弟刚进去几分钟就忍不住了,想着法子要出去玩。
洛基想让他哥哥安静会儿,便变成小蛇陪哥哥玩。索尔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小蛇便爱不释手,将洛基变得蛇围在自己脖子上,满房间乱跑。
结果,完了。
大王子不知道咋了被自己绊倒摔在地上,小蛇正好顺着索尔脖子后敞开的衣领滑了进去。
洛基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便条件反射性的变回了原样,用手环抱住了身上的索尔。
当然。
神兄弟的样子。
就不怎么。。
对劲了嘛。。。
门口的守卫听到索尔摔倒的声音进来看到大王子上半身衣服碎裂开赤裸着,身边还坐着一个用手环抱住他的小王子。
我赌他们脑子当时可能全是豆腐渣的画面,海拉想。
幸好当时洛基机智,换上了一副恶作剧般的表情。拿起身旁的小刀,往索尔身上捅去。后者吃痛地大叫一声。
“Get help!Get help!我哥哥被我捅了!”
这样一来,那些好事地守卫只是把这一切当成是神兄弟打打闹闹的日常。
只有洛基知道他压根就没有碰到索尔,没有伤害到他一丝一毫。
只有索尔知道他当时只是为了配合洛基才装作很疼的样子。
哪怕是总能猜出两兄弟在想什么的姐姐也不知道。

当海拉发现自己的两个弟弟的关系不一般时是在索尔的成年夜。
那天晚上索尔喝了很多,与周围庆祝他成年的三武士谈天论地,时不时发出大笑声,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少了一个人。
不经意间,索尔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搭上了希芙的肩,眼神开始迷离。海拉已经做好了阻拦索尔喝醉后做什么出格的事的准备。
然而令她惊奇的是,索尔仅仅只是友好地拍了拍希芙的肩,转身向图书室走去,后者默默地跟上。
“嗨bro,我就知道你会在这”索尔推开门。门被推力狠狠地向墙撞去,发出巨大的响声,与图书馆寂静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洛基轻笑了一声,他才不想出现在人声嘈杂的聚会上,哪怕那是他哥哥的成年礼。
他总是与其他人有着一层隔膜,有意无意的疏离他们。
当然,也可以说是索尔那些朋友们认为洛基作为一个男生更应该去当战士而不是像是一个变戏法的弱鸡法师。
那是他们没眼光。
屋子里只点了几盏灯,烛光将洛基的影子斑驳地打在墙上,姣好的面容,优美的曲线。索尔觉得自己一定是酒喝多了,不经大脑思考,蛮横地吻上了洛基冰凉的唇。后者有一丝讶异,随即消逝,轻轻地回吻过去。
他不想在哥哥面前伪装自己情感。
当海拉走到门外透过窗向里透视时,只看见图书室里的桌子上有两个人影,两个身影按一定的幅度而起伏着。
后来大魔王回想起这件事就气,她早就该发现这件事的。
洛基看着索尔的眼神总是带有着那份属于他的期盼,明晃晃的欢喜从眼角挂上眉梢
,目光热辣辣地要在人身上燎着了火来,动了动唇半词儿没蹦,对哥哥的任何感情全都在眼底漾开。

当海拉从某个她自己都不知道叫什么的荒芜星球上醒来,得知未来的九界之王交了一个地球女友嗤之以鼻。
没有她在,弟弟的审美都已经如此不堪了吗?
希望自己更看好的洛基将来会更出色一些。
哦不,他做不到了,他的心早就被自己的万人迷,九界之王索尔给顺走了,而后者却完全没有意识到。
哈,索尔不会真的以为那晚是因为酒喝多了,所以才会不明不白地和弟弟做爱吧。
洛基大概现在正躲在一个谁都看不见的地方像一个受伤的小动物悄悄舔舐自己的伤口,不让任何人发现。海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心绞疼。
他始终如此。
他本该如此吗?
“I Never Wanted The Throne.”
洛基眼中含着泪光对索尔吼出这句话。
他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
海拉眼前又闪现出小时候洛基因为被索尔的同伴排斥而不能和哥哥一起玩时的落寞的眼神,大魔王想到这就怒火中烧,如果不是因为被弗利嘉拦着,她早就把那群不知道从哪来的优越感的小屁孩们给打一顿了。
最后洛基被弗利嘉带去学了法术。大魔王觉得不会忘记洛基在学治愈术时是多么努力认真,甚至用锋利的小刀将手划破做实验。也不会忘记他悄悄告诉姐姐长大后一定会保护好哥哥,不让他在战场上受一丝伤害。
她敢打赌索尔早就知道洛基对他的感情了。
真希望索尔能像洛基一样直视自己的感情,面对真相。
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真相,因为它是仅剩的一切。
哦,当然,前提条件是索尔得先成熟起来。
想让最爱的人成熟起来,就是死在他面前。
这就是为什么你当初要放手吗我的傻弟弟?
你没想要过王位,我有。
但是你跑去地球对着一群蝼蚁对他们大吼“Meao”我就不太理解了。最后不还是像当年做错事被哥哥带回来一样被抓回来了吗,只不过这次被一个绿胖子摔了几下,而且真的玩大了。

阿斯加德那边又开始暴乱了。以太粒子终于重见天日,马勒基斯那伙人不出来才怪。哦,索尔的小女朋友身上有以太吗?大金毛肯定要牢牢护住她了。
大魔王勾起了嘴角。
“The game is on.”
不得不说,当神后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早已被放逐的海拉心还是绞疼了好一会儿。她还记得当时奥丁无奈的放逐自己时弗利嘉为阻拦于此的大声叫喊。
“你不能这么做!她是你的女儿!”
她是爱我的。
奥丁,大概也是爱我的。
海拉闭上了许久未合上的眼,朝着无尽之海的上方以九界之王长女的身份虔诚地默哀。
睁开眼,她又变回那个野心勃勃,被流放的阿斯加德叛军。
生活总是不顺神意啊。
刚收到神后死亡的消息没几天,就传来了阿斯加德二王子死亡的消息。
大魔王听到这个消息有一点吃惊,她没有想到自己作为死亡女神,死亡居然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夺走了自己最珍爱的人的生命。
阿斯加德已经没有任何她值得挂念的人了。
不不不,不应该这样的,命运应该掌握在我的手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不受掌控。
大魔王将脸埋在手中,蜷缩在黑暗之中。

大战结束,一切似乎又回归安宁。索尔成了名副其实的九界之王,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待遇。然后跑回地球与漂亮聪慧的女友在阳光下接吻,交一大帮地球朋友。
呵,真美好不是吗?完全忘了某人的存在。
等等,坐在王位上的那个是...
海拉有一点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老爹竟然以这种姿势坐在王位上,这不太对劲,以及他与自己一样邪魅撩人的眼神...
哦,他没有死。
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心中竟然充满了庆幸。哪怕洛基活着其实是她之后入侵阿斯加德的一个威胁。
她真的很惊喜。

入侵阿斯加德的时间到了。
奥丁流放自己的计划的真正目的也终于要浮出水面了。
她到现在还忘不了奥丁当年流放她之前对她说的话:“等你走后,我会让弗利嘉消去索尔与洛基的记忆”他吞了口口水“到了一定的时机出现,你就可以开始撮合他们了,我的童养媳计划必须得成功。只要你成功,你就可以回家。老爹的晚年生活就看你了啊!”
这可是你说的啊,撮合他们就可以了对吧,哪怕把整个王国铲平也可以对吗?
只要我玩的开心就好哈哈哈哈哈!
弟弟们,你们亲爱的姐姐来了!
“Kneel,befor your queen!”
“Pardon?”
果真他们都记不起我了啊,小时候给你们打扮的那么漂亮都不记得吗?
( 神兄弟:我们自动遗忘了那些美好回忆,亲爱的姐姐:)   :)  )
海拉浓浓的黑眼圈上那双一看就知道失眠多夜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总之,大魔王在保证自己玩的开心的情况下随意撮合了一下两位弟弟。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狗男男总成cp【大雾】有情人终成眷属。”
结果就是大魔王撮合成功了,王国铲平了。自己玩的开心了,被自己弟弟们联合起来干掉了。
靠。

经历了这么多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他身边。
在1000多年的追逐中,洛基终于可以像他希望的那样,以平等的姿态站在索尔的身边,不再仰望。
你本可以离开他的我的傻弟弟。既然你已经做出选择,那我们也只能接受了啊。
大魔王此时正站在云上,看着下面的弟弟们是如何给那些中庭人发狗粮,本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他们,结果中庭人并不像自己一样不满,反而非常享受,甚至有几个妹子在一边狂喊Thorki???
天哪这世道真的变了。
他的老爹正坐在豪华的椅子上竭尽不去看下面发生了什么事,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死的早真好...真好...”
神后倒是非常欣慰地看着他们,一脸宠溺???
阿斯加德死去的人民一脸:我就知道他俩关系不一般。
那些被神兄弟害死的反派们正幽怨地站在墙根散发着怨气。
啊,生活不顺神意啊。

评论(3)

热度(171)